彻玉🔫Aliwil

博爱世间万物


从一个画面,或者一部电影,他就突然降临了,在好莱坞的黄金年代,在人群里爆炸开,我们不得不爱上他的曾经,珍视他的现在,渴望他的未来。在一个或短或长的时段里,带给我们无限的支持力和安慰,让我们看到一个美丽健康的灵魂--Tom Cruise的灵魂。

拆花/NC17

前两天的许诺啦,给大家,请辱骂后原谅我拖更的事情啦❤

链接走wb,评论见❤

实名热爱白宇哥哥❤

备注:我刚才发的被屏蔽了,我很伤心,才一个小时就被屏蔽了,我觉得非常的不妥,但是因为我是个理智的靓仔,我就再发一遍好啦~

我的天哪!

洋哥!江老师!

我...我想搞...(被打飞)

今天颠覆我的两张图如上

拆花/NC17预警

我想搞裴儿,就是单纯的搞裴儿,我肖想他四天了,鬼王就是电影里那个鬼王,可以代入面面(就是居居的夜尊),私设不解释,没啥用处,只是为了搞裴儿才有的❤❤❤
正文见下↓

——我在这漆黑的洞穴,看他顺着我为他编织的路向前走。看他与那狐妖生情。
情?
淫狐有什么情?不过是贪图他那副皮相罢了。

那竹林里,青衣的小娘子莲步轻移,红衣披甲的男子眼神痴痴的看着她。唐刀薄刃,倏地闪出银光来,被妖血常年浸润的刀愈见刻薄。

他来了?他来了。怎地沾染了那狐妖的气味?难道......
他若喜欢那淫狐的味道,就用她的血把他浇个彻底。

“鬼王!放过她!只要你放她一命,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!”
“裴儿,你当真如此...爱她?”
“只要你放过她。”
“罢了...”

手中人形尽散的狐妖已是奄奄一息,我已将内丹还给她,虽百年之内不得再成人形,却道行仍存留一二,加以修行可再塑人身。小狐的记忆我已抹去,裴儿,我的裴儿,不会在她的脑中留下一丝影子。

“那畜牲逃命去了,裴大人的诺言可还算数?”
他咬着牙,半晌吐出一句话,“任凭处置。”

“站起来,把那铁袍解下来。”
他依话做了。
鬼王从黑雾中走出来,化成青衣,便是她先前衣服的模样,裴文德眼中尽是杀意,奈何诺言已下,不得不守。

“把红袍子也脱了吧。”
裴文德听言再解下外袍,眼下不过是鞭子烙铁,刑罚伤皮肉,他也不畏惧这些。鬼王走上前来,一扬手幻出一架人形木桩,冰凉的铁链缚住裴文德的双手,将他固定起来。
裴文德想起缉妖司审妖的手段,将妖缚在架上,用在符水中泡过的长钉一根根钉入骨中,血流不止,却不得脱离。
如今,他自己也被绑在这样的架上了。

💛💛💛💛💛💛💛💛💛💛💛💛💛

这是一个小节,后面可能会有一个短小车车,如果有人看的话我明天发一下❤嘿嘿嘿

(很久没写东西了,写得不好,大家包涵❤)

观影小记

入世,必经离散,苦于求,苦于痴,苦于伤,苦于憎。善恶有报,人心分明,毁于执念,亦是妄念。

披袈裟向菩提,见海波涛涛、青树翠蔓、雀几隼翔,见妖鬼神魔、艳肤饿骨、生死离归。渡人亦渡己,渡世亦渡心。

å½±

夏,是悠远的
像是没有引线的风筝
总以为可以凌云而起
却在风的怀抱里安静沉睡

睡吧,睡吧
风儿也是温柔的
在这绿叶儿啼哭的夏天
发出汗来的身子又总能看见一片海
那是玻璃上的雾气吧
凝结出一片朦胧
一片翠绿
将云朵化成一缸牛奶

我也不想擦掉它

不想擦掉夏的气味
秋天还远着,我却已经开始怀念夏了
像是丢了什么似的
树叶儿还在啼哭
蝉在劝慰身旁的伙伴
我听见吉他弦动了
小孩子“嗤嗤”地笑
水雾又漫上来了
将我的一切都浸透了

我还是不想擦掉它
让那个清晰也朦胧的影
留着
留着罢
只留这一个夏天

       

抓手手放心口可还行噻😏
今天的更新怕是瞅准了要我狗命


点了这个双子塔,我就管您叫爸爸
看了这个大本营,从此缔结兄弟情
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💓

冲鸭!!!!!

洗礼,昆汀的电影简直是灵魂的灌溉